主要不是依靠营销宣传,“粉转黑”实录:锤子科技与“锤粉”对簿公堂

  主要不是依靠营销宣传,“粉转黑”实录:锤子科技与“锤粉”对簿公堂
  

锤子科技似乎并未受到干扰,还在为Smartisan T3的上架不断造势,但涉假宣传却已激起涟漪,业界认为此事件将会发酵,影响锤粉的信任度,用户将出现流失,

“对行业内来说,宣传要有一个最基本的度,

多位受访专家表示,目前锤子科技的发展局势比较艰难,出货量相对较低。
  

继6月18日SmartisanT2 全线降价之后,锤子科技又迎来了新一轮的吐槽。6月21日,自称“罗粉”的Smartisan T1用户,与罗永浩及锤子科技对簿公堂,声称后者存在虚假宣传,Smartisan T1并未实现当初所承诺的功能。这一案件已于当日在深圳南山区开庭审理。尽管目前法院尚未做出宣判,但是给喧嚣的手机营销市场敲响了警钟。
  

锤子科技似乎并未受到干扰,还在为Smartisan T3的上架不断造势,但涉假宣传却已激起涟漪,业界认为此事件将会发酵,影响锤粉的信任度,用户将出现流失。
  

6月21日,锤子科技 “涉嫌虚假宣传和销售欺诈”一案,在深圳南山区法院开庭审理。原告自称“罗粉”,是锤子科技CEO罗永浩的粉丝,受罗永浩的影响,于2014年购买了一部Smartisan T1,但在使用过程中发现,该手机并未实现其宣传过程中所承诺的4个主要功能。目前该案尚未进行宣判。
  

此前,锤子科技曾表示,就原告所称的事项一直有沟通,但未取得理解。6月22日晚,罗永浩对此正式做出回应:测试版的某些设计在正式版中改了;我们预装的第三方软件可卸载,但系统级软件为基础功能完整不能卸;我在上说过做bootloader,但技术部门因安全考虑否决了,我代表我自己道歉。万达集团董事王思聪也在暗讽锤子手机:情怀足够可以自动解锁bootloader。
  

宣传被质疑有水分的并非锤子科技一家。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小米公司曾因虚假宣传,以及使用未授予专利权的专利申请做广告等行为,于2014年11月和2016年1月两度被罚,并分别处以了元和元的罚款。
  

互联网分析师于斌认为,“目前来看,无论是手机还是电视、路由器,都可能达不到在一开始所要求的那些功能,并且,几乎每一家企业在宣传中都或多或少存在这个问题,只不过少有人来较真而已。”
  

“对行业内来说,宣传要有一个最基本的度。”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表示,最近两年行业也在发生一些变化,大家也都认识到要想把品牌做大做强,主要不是依靠营销宣传,而是企业发展的硬功夫。
  

不久前,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的最新报告称,全球智能手机销售量将无法再实现两位数的增长。同时,IDC也将2016年的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增幅预期下调了接近一半,这表明,成熟市场的增速正在持续放缓,移动业务已经触及天花板。
  

对于国内智能手机行业,据市场研究公司Strategy Analytics2016年第一季度数据显示,华为、OPPO、小米、vivo联手超过50%的市场份额,留给锤子科技等小众品牌的机会已经不多。而“罗粉”状告锤子科技虚假宣传一案,又暗示了其粉丝变现的商业模式并不顺利。
  

“粉丝过于相信罗永浩了,宣传的内容和实际不一样,造成的心理落差也就比较大。”独立IT电信分析师付亮表示,因为罗永浩一开始就标榜锤子手机要做行业内的“颠覆者”,所以当用户拿到产品后,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自然会产生心理落差。
  

不可否认,罗永浩靠个人影响力,聚集了一大批“罗粉”,在他进入手机行业后,这批“罗粉”也成为了锤子手机的主要发售对象,并由此又衍生出一批“锤粉”。但目前来看,锤子科技正在遭受由“粉”转“黑”的危机。
  

于斌表示,罗永浩开始做手机时,粉丝们都非常支持,但随着锤子科技一些策略上的失误,如突然降价,对老用户没有做好优惠服务等,在很大程度上对“锤粉”们造成了伤害。此外,由于华为、小米等手机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很多用户也不愿再为情怀买单。
  

多位受访专家表示,目前锤子科技的发展局势比较艰难,出货量相对较低。付亮认为,锤子科技的第一代手机是在探索市场,而并没有想清楚要做一款什么样的手机,“锤子手机要想继续发展,首先要出三代手机,通过三代产品不断摸索市场规律”。
  

如今,锤子手机T3即将发售的消息不绝于耳,付亮表示,也许第三代产品会给锤子科技的命运带来一些变化。
  

锤子科技似乎并未受到干扰,还在为Smartisan T3的上架不断造势,但涉假宣传却已激起涟漪,业界认为此事件将会发酵,影响锤粉的信任度,用户将出现流失,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小米公司曾因虚假宣传,以及使用未授予专利权的专利申请做广告等行为,于2014年11月和2016年1月两度被罚,并分别处以了元和元的罚款,

“对行业内来说,宣传要有一个最基本的度,

不可否认,罗永浩靠个人影响力,聚集了一大批“罗粉”,在他进入手机行业后,这批“罗粉”也成为了锤子手机的主要发售对象,并由此又衍生出一批“锤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