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是一个大势所趋,秦致在汽车之家CEO任上的最后一次专访 称目标是企业家

  这也是一个大势所趋,秦致在汽车之家CEO任上的最后一次专访 称目标是企业家
  

秦致表示:“我们是2013年12月11号上市,上市的时候我们一直讲的管理层一直守着一个原则,我们一切是以用户价值为基矗我们把消费者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消费者变了我们自然会跟着变化,

实际上2007年其时,秦致加入,在外界看来更多是“下嫁”,哈佛毕业后加入麦肯锡,回国后加入265上网导航,任CEO,并促成了其与Google的并购,获得进入Google工作的机会。
  

秦致如何评价自己在的工作?有哪些深具成就感的事情,又有哪些遗憾的事?
  

当科技问到这个问题时,这位CEO顿了一下,表示不好回答,但他试图从另一角度说明自己的看法。
  

“李想也好,团队其他人也好,管理层给我的感觉是价值观都比较统一,第一是专注于做事,第二是比较正。我更在意什么叫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最重要的一条是你要做正确的选择,很多时候大家都知道正确选择是什么,为什么大部分人不愿意选,正确的选择很难实现或者付出很大的代价。作为企业家作为管理团队这是你该干的事,否则你凭什么干CEO。”
  

现在,当秦致身份变为“前CEO”,他的这个说法更耐人寻味。
  

5月下旬,股权争夺案正处胶着中。一边是平安势在必行的股权并购,另一边是私有化计划的道阻且长。
  

秦致表示可以接受采访,但关于大股东股权交易案相关的评论,他不会也不方便发表任何看法。
  

然而,外界普遍认为以他为首的管理层抛出的“私有化”计划太过突然,显然是针对大股东股权交易做出的反应,但他没承认。
  

秦致表示:“我们是2013年12月11号上市,上市的时候我们一直讲的管理层一直守着一个原则,我们一切是以用户价值为基矗我们把消费者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消费者变了我们自然会跟着变化。”
  

秦致所说的这种变化,指的是汽车市场的变化,包含了三个方面的变化:
  

第一是面对的消费者私人拥有汽车的市常即原来是一个媒体,后来做销售线索,这两个业务都是后发先制,在变化当中可以看到我们做的业务都是围绕着消费者私人拥有汽车这个领域做的,就这个领域我们提出了我们未来十年计划的第一步,三年之内要变成中国最大的汽车在线交易与服务平台。
  

第二是汽车共享业务。“我们也看到汽车的共享服务或者出行的共享服务,是一个增速越来越快的市场,它在这个过程当中,未来的市场当中一定会占有越来越重要的位置。提出第二步在未来十年之内我们需要深度参与汽车共享业务,包括租约车的服务,包括自动驾驶、无人驾驶、电动车。具体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参加,还没有定论,从一个企业来讲,将来要面对越来越大的板块,汽车共享服务,这是我们希望去做的。”
  
这也是一个大势所趋,秦致在汽车之家CEO任上的最后一次专访 称目标是企业家
  

第三是智能化市常随着时间的变化,随着智能手机和穿戴设备,包括汽车的OBD这些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数据沉淀到互联网平台上。像AlphaGo赢了李世石,计算能力在这个行业越来越高。有这么多手机的App,大家作为一个协同办公或者协同工作的工具让我们跟五年前甚至三年前有不可比拟的能力。管理层的想法是未来十年要打造基于互联网的汽车生态环境,让现在绝大程度上都没有互联网化的企业,包括主机厂,品牌、生产厂和零售渠道,包括物流商、服务渠道都是没有在线化的,希望可以互联网化。
  

“希望打造一个生态系统,让一条链状的产业链上每一个环节能够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从一个产业链网真正提升产业的效率,这是作为管理团队或者作为企业,这是我们下面十年的发展,这也是一个大势所趋。正是因为这些变化导致我们有了这样一个变化。”这就是秦致自己所称的私有化想法。
  

对于“创业者的情怀”的评价,他更希望将此称为“企业家精神”,并因为追逐这种精神,他在2007年7月加入了初创的。
  

如果严格算起来,秦致不能称为创始人,但在内部,秦致的地位一点不输于创始人李想。
  

一位的资深员工告诉科技,在内部,大家都很喜欢James,并且都知道,是他的到来给带来了第一笔收入,并且逐步实现了商业化探索,带领登陆纽交所。“谁会在意他是不是一开始就在这里的呢?或者换句话说,他来了给了很大的信心。”
  

实际上2007年其时,秦致加入,在外界看来更多是“下嫁”。从秦致履历来看,在2007年以前,秦致就已经在简历上积攒下了不少响当当的经历:
  

中学阶段就读于北京四中,毕业于清华大学,后赴美留学,先后获依阿华大学计算机硕士和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哈佛毕业后加入麦肯锡,回国后加入265上网导航,任CEO,并促成了其与Google的并购,获得进入Google工作的机会。
  

但秦致最终做出了当时令人不解的选择:加入20多人初创团队的,加上之前有离职的员工,秦致工号38。2013年12月,这个工号38的空降兵以CEO的身份带领成功登陆纽交所。
  

2014年,创始人李想决心去追逐更大的梦想,于是连总裁一职也干脆放弃,独留“董事会董事”,随即创立了车和家。秦致真正成为了的旗手,除了正式会议需穿着正装,他在公司始终身穿一件胸口印制“”的蓝色Polo衫,随身佩戴“38”号员工牌。
  

在秦致所谈的私有化梦想里,他自己把期限定为10年,也就是说,他自己希望至少还要带领再干10年,这10年不会容易,哪怕走出第一步、选择私有化都很难。
  

但秦致再一次强调说:“企业家就是要选择做对的事情,而不是容易的。”
  

在他看来,追求短期的利益和回报固然很容易,但如果不计长远、不早早布局未来,则会损失掉现在已经展现出来的趋势,秦致希望抓住这种趋势,并完成的又一春。
  

“我自己的特斯拉的车是比较早买的,我坐一个朋友的车,他是后来买的,有自动驾驶,从我们家出发到我们公司,一路开着自动驾驶,只人工干预了一回,这个确实是未来。能够把驾驶员的时间解放出来,有了这个将来不管是私人拥有汽车还是汽车出行的共享服务都是巨大的变化。在这种时间点上,出现私有化就不足为奇了。”
  

然而,资本市场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在平安信托正式成为大股东的第二天,新董事会就召开了临时会议,会议上发生了什么无从知晓,只是结果在随后铺天盖地:CEO秦致和CFO钟奕祺,将离开。
  

这个结果秦致或许预料过,但他显然尝试改变过,在接受科技采访的当日,他眼袋厚重、血丝清晰可见,采访甚至还因为过多的会议,从16点推迟到了18点。
  

不过谈到十年规划的时候,这位的掌舵者显得信心勃勃,他还告诉科技:资本当然会有自己的考虑,但对于正确的事情,企业家要争龋
  

显然,外界也有人把他这样的群体称为“职业经理人”,但他不认可,至少不认可自己之于是职业经理人。
  

“你不能否认腾讯的刘炽平是企业家吧?”秦致若有所指地说道。
  

然而,6月27日下午,随着秦致在临时董事会中被替换,平安健康总经理陆敏的走马上任,将进入职业经理人时代。
  

秦致,不是创始人,但成了最后一个企业家。
  

然而,外界普遍认为以他为首的管理层抛出的“私有化”计划太过突然,显然是针对大股东股权交易做出的反应,但他没承认,”,

一位的资深员工告诉科技,在内部,大家都很喜欢James,并且都知道,是他的到来给带来了第一笔收入,并且逐步实现了商业化探索,带领登陆纽交所,能够把驾驶员的时间解放出来,有了这个将来不管是私人拥有汽车还是汽车出行的共享服务都是巨大的变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